“同款”在售,不仅便宜了约40元,而且现货秒发、量大从优……近日,甘肃省博物馆推出的文创产品“马踏飞燕”被满网乱跑的山寨小绿马夹击引发热议

0 Comments

“同款”在售,不仅便宜了约40元,而且现货秒发、量大从优……近日,甘肃省博物馆推出的文创产品“马踏飞燕”被满网乱跑的山寨小绿马夹击引发热议
“同款”在售,不仅便宜了约40元,而且现货秒发、量大从优……近日,甘肃省博物馆推出的文创产品“马踏飞燕”被满网乱跑的山寨小绿马夹击引发热议。版权证防不住盗“马”贼,正品卖不赢仿品,面对“同款”泛滥,我们该如何来保护正版、鼓励原创?小绿马是一款毛绒玩具,创意来源于铜奔马,又称“马踏飞燕”,系甘肃省博物馆的镇馆之宝。因其文化内涵丰富、丑萌“出圈”,受到网友热捧,官方旗舰店售价99元,预售期已排到25天后。奇怪的是,旗舰店里又是限购又是预售的小绿马,在同一平台上就有低价“同款”在售,甚至有商家注册了专门销售小绿马的店铺。在另一个电商平台,价格更是低至17元,多家店铺显示已售10万+,比官方旗舰店的“月销2万+”还畅销。针对销售乱象,甘肃省博物馆发布声明称,发现有部分不良商家对该款产品进行非法仿造和销售,强调博物馆方拥有此款铜奔马毛绒玩具的独家版权,并且没有对任何第三方进行生产和销售的相关授权。甘肃省博物馆的声明言之凿凿,山寨小绿马属于“非法仿造和销售”。部分商家只强调是“同款”,属于掩耳盗铃、混淆视听;平台对此睁只眼闭只眼,则未免有点避重就轻、明知故犯。“同款”流行,最早大致源于“明星同款”,那些高仿而低价,看起来跟明星“一样”的包包、礼服、发带等,既为粉丝们解了忧,又缓解了囊中羞涩的尴尬。但事实上,网上在售的“明星同款”,多数假冒商标明显是违法的,如果存在款式抄袭,还涉嫌违反保护知识产权相关法规。近年来,所谓“同款”更有遍地开花之势,从日用品、食品到文创产品,差不多是什么火就仿什么,一哄而上毫无节操。过多的仿冒和以次充好充斥市场,给被仿冒的品牌以及市场秩序带来很大负面影响。在99元的正品小绿马和17元的“同款”之间,你选择支持哪个?这道题不仅是针对消费者,同样也需要监管部门、电商平台和有关商家去用心回答。多举措打击侵权假冒山寨行为,质监部门、公安部门向来态度明确,坚持“全环节、全要素、全链条”依法打击,上游下游一起打,源头末端一起查。2022年6月,浙江众蝶饰品为招揽顾客在某东平台经营销售的一款发带谎称赵丽颖同款被处罚。2021年中秋节期间,上海警方成功捣毁一处制售假冒LV品牌月饼犯罪窝点,抓获犯罪嫌疑人6名,涉案价值100余万元……前车之鉴历历在目。不让“同款”为山寨货遮羞,平台责无旁贷。大数据时代,任何人均能通过“同款”“仿品”等关键词,轻易找到造假售假的商家,平台坐拥先进的后台系统、人力技术优势,自能对平台内经营者侵犯知识产权行为洞若观火。平台企业能否履行好对商户的监管职能,对一些不法商户采取删除、屏蔽、断开链接、终止交易和服务等必要措施,这绝不只是企业内部的“私事”,而关涉版权方、消费者等各方利益。尽职尽责,对不当竞争行为严查严管,切实维护平台声誉和用户利益,才是平台发展的长久之计。在健康完善的商业环境中,“同款”不该大行其道。惟有全社会更加尊重知识产权,让“发明者”而非“跟风者”获利,才能真正营造公平竞争、诚实守信的市场秩序。